政治的玩樂主義

Image

大選的號角吹響以後,政黨與候選人紛紛展開了各自的拉票行動,登廣告、拍視頻、上傳親民照片等等,務必使到自己的良好形象更為突出,以讓自己的勝算多添一籌。

 

大選提名日以後,讀報突然多了一層樂趣,因為報章開始“連載”馬華刊登的一連串政治廣告。這些廣告佔據了整個版面,所呈現的內容與視覺效果既簡潔又醒目。

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廣告上大字標明:支持行動黨就是支持伊斯蘭黨。大字之後就列出了把票投給行動黨以後所帶來的影響:一、從此不會再看到演唱會;二、沒有女藝人;三、沒有戲院;四、沒有派對;五、沒有娛樂;六、沒有國外藝人。

這一則廣告至少帶出了兩重意義:一、馬華意識到華人票多數會投給行動黨,不斷放大行動黨為華人帶來的“禍害”;二、馬華認為馬來西亞所有的華人都是玩樂主義者。

我們的確不能否認我們需要娛樂來調劑生活,但以娛樂為由而要求人民把票投給你,不只意味著自己 在本屆大選中拿不出制勝法寶,還侮辱了選民的智商。這則廣告其實間接將所有的華人歸類為玩樂主義者,玩樂大過天,如果換了政府的話,我們將一夜間失去種種 娛樂與開心的元素。這種將玩樂與娛樂無限放大的策略真讓人啼笑皆非。

此外,馬華的武吉免登國席候選人顏駿任開始在網絡世界爆紅。這位愛唱歌的候選人誠意十足,錄製 了包括廣東、福建、客家、英語、馬來語以及印度語歌曲的唱片,與選民分享,以拉近彼此間的距離。然而,他的“奇招”卻只有純粹的娛樂性,並再一次表現出馬 華似乎以玩樂與娛樂作為拉票的工具。顏駿任在網上流傳的一個類似競選宣言的視頻,其實更像是一位剛發片的歌手的宣傳短片,旨在宣傳新唱片,而非治國良策。

馬華這種將娛樂放大的宣傳模式,似乎有意將華人導向“娛樂至上”的重要性。他們或許忘了人民手中的一票是投給國家未來的人文、經濟、發展以及建設,而非娛樂與玩樂。

2013-04-24《星洲日報。言路》

2013-04-25《世華媒體。名家評論》

憲法真正的精神

Image

前些日子讀書,偶然翻到關於聯合國《世界人權宣言》的論述。宣言第1條文列明:人人生而自由,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。

民政黨中委劉華才不久前指出,華人與馬來人之間,在8項課題存在著差異,這8項課題包括公平、政府工程、政府資助、30%股權、教育課題、伊斯蘭、愛國和種族和諧。華巫二族所產生的認知差異,正透露了政府在施政過程中所出現的偏差,而產生的不公平對待。

華裔會產生報導中的認知差異,最大原因便是來自於政府對於“土著”的保護。馬來人享有的各種津貼以及支助,都是其他種族所不能享有的,而馬來人能夠 享有種種特權,主要是依據《馬來西亞聯邦憲法》第153(1)條文:國家元首有責任維護馬來人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原住民的特殊地位,其他族群則需依據本條文 規定的合法權益。

然而,當我們細讀憲法時,卻會發現其中存在的矛盾之處。憲法第136條文列明:“所有在聯邦政府服務的同等級的人,無論他來自哪個族群,都應該根據他們受聘的條件,獲得平等的對待。”

憲法第8(2)條文也闡明,除非憲法授權,否則任何含種族、宗教、血統、性別歧視的措施皆不被允許。

針對憲法條文間的矛盾與不確定性,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阿茲米(Azmi Sharom)曾在其〈Broken Promises:The Malaysia Constitution and Multiculturalism〉一文中提出解答。他重新閱讀我國在建國之初,各領袖制定憲法時的歷史資料,發現馬來人可享特殊地位,主要是因為當時的 馬來人在經濟上呈弱勢,因此需要扶持。他也從歷史資料中發現,當時的政治領袖無意讓馬來特權長久維持下去。他進一步提出,馬來特權更因“新經濟政策”以及 “國家宏願政策”進一步鞏固,演變成不可被剝奪的權利。阿茲米提出的論據與說法極具道理,憲法的最終目的是保障各民族享有公平、平等的待遇,而不是保障某 一種族持續享有特權。

因此,我們只要重看憲法,便會發現憲法裡的平等、公平之理念,與我們今日身處之馬來西亞顯得尤其格格不入。執政者在施政過程中對憲法的扭曲,以及他 們所實行的不公平政策,更與《世界人權宣言》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背道而馳(身為聯合國會員國之一的馬來西亞理應尊重這項宣言)。

如果政治人物持續扭曲憲法提倡公平、平等的理念,則抵觸首相納吉提出的“一個馬來西亞”理念。欲消除各種族間的隔閡與認知差異,有甚麼方法比取消不公平政策、平均分配國家資源來的直接及有效?

 

2013-11-28 《星洲日報。言路》

谷歌眼睛——潮人?怪咖?

Image

谷歌眼鏡(Google Glass)的推出讓世界為之震驚。這個產品的主要目的是希望以眼鏡取代只能手機屏幕,且讓人們使用語言來下達指令,擺脫觸屏、告別低頭。

 

谷歌眼鏡的外觀確是讓人不敢恭維。與其說那是一個眼鏡,倒不如說它是一個由鐵支以及兩個鼻托所組成的物體。畢竟,從它的外觀上,我們確實看不見任何鏡片的存在。有人或許會辯解說那個坐落在右上方,長寬約1X2公分的玻璃是一片智慧型“鏡片”,但這個細小的方格卻更凸顯出它設計上的缺陷。那條幾乎齊眉的“鐵支”,讓人看起來變得更像林正英主演的殭屍電影——《一眉道人》。甚至有網友說,谷歌眼鏡其實是仿造日本漫畫《七龍珠》裡賽亞人佩戴的戰鬥力偵測器。

 

從數據上,我們可以看見谷歌眼鏡擁有以下的產品參數:

 

性能

l        支持拍攝500萬像素的照片和720P的視頻

l        配置骨導傳感耳機、16G內存,12G可用,並支持谷歌雲(Google Cloud)同步存儲

l        支持802.11b/g標準Wifi和藍牙

主要特點

用户可以在Android 4.0.3及以上版本的手机上安装MyGlass应用,这款应用可以为谷歌眼镜添加GPS和短信功能

 

12G的可用內存配上500萬像素拍攝鏡頭與720P的視頻錄製——這彷彿就是間諜專用的偷拍器。谷歌眼鏡涉及侵犯隱私已經不是一個秘密,它可以在毫無提示的情況下進行拍攝與錄製,意即你當下的一舉一動可能正被錄製,以及上傳,但你卻毫不知情。更有網友在網上留言:可以公然面對著心儀的女生看成人電影!

 

曾幾何時,一台攝像機或攝影機的鏡頭就等於一個準備發射子彈的槍口,而谷歌眼鏡卻讓這個槍口省略了上膛的預示,直接無聲無息的發射出足以致命的子彈。谷歌在這方面應該要進行改善,至少增加一個小型的LED燈,使得在拍照或錄像時,能夠讓身邊的人察覺。這樣一來,谷歌眼鏡才能免於成為罪案的助手。

 

谷歌眼鏡共分2種操作模式。其主要的操作介面位於鏡框右方的一塊小型觸控板,這小型觸控板與鏡框融為一體,因此看起來特別粗厚,設計得像粗框眼鏡。消費者可以手指在這塊觸控板上左右滑動,進入谷歌眼鏡裡各種不同的功能。第二種操作模式為聲控,消費者可以只用自己的聲音對谷歌眼鏡下命令。比方說你想要用谷歌眼鏡拍照,那你就必須以英文說出“ok glass, take a picture”,那鏡頭就會將你看到的畫面給拍下來。

 

問題來了,對美國人而言,這套音控系統或許不存任何問題,但若這項產品於世界各地發售就可能造成“雞同鴨講”的問題。世界各地會說英語的人比比皆是,但由於英語並非自身的母語,因此往往在發音上帶有母語之音,一種與正統英語發音有所差別的念法。當然,谷歌應該會增強語音系統,如加上中文、馬來文、粵語等等語言(如Apple的Siri),但只要曾經用過Siri或谷歌聲控搜索的人就會知道,這些電子設備是多麼辛苦才能理解我們的話,最後只好拉出鍵盤,直接鍵入。

 

總的來說,谷歌眼鏡這項計劃的確是又把人類帶入了一個科技新紀元。作為先驅,它有著不可抹殺的功勞,倘若日後大賣的不是谷歌眼鏡,而是其他品牌的“眼鏡”,我們也應該感謝谷歌。然而,我們可以發現這項科技有甚多不足之處,小者影響穿戴的美感,大者涉及侵犯私隱。這些,都是谷歌必須直視與解決的問題。但值得高興的是,有消息指出,當谷歌眼鏡正式推出市面發售時,它的設計將獲得改善,變得與墨鏡沒有兩樣,至少消費者不必擔心自己將變成“一眉道人”。

(本文刊於《企點》雜誌創刊號》

憲法真正的精神

Image

前些日子讀書,偶然翻到關於聯合國《世界人權宣言》的論述。宣言第1條文列明:人人生而自由,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。

民政黨中委劉華才不久前指出,華人與馬來人之間,在8項課題存在著差異,這8項課題包括公平、政府工程、政府資助、30%股權、教育課題、伊斯蘭、愛國和種族和諧。華巫二族所產生的認知差異,正透露了政府在施政過程中所出現的偏差,而產生的不公平對待。

華裔會產生報導中的認知差異,最大原因便是來自於政府對於“土著”的保護。馬來人享有的各種津貼以及支助,都是其他種族所不能享有的,而馬來人能夠 享有種種特權,主要是依據《馬來西亞聯邦憲法》第153(1)條文:國家元首有責任維護馬來人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原住民的特殊地位,其他族群則需依據本條文 規定的合法權益。

然而,當我們細讀憲法時,卻會發現其中存在的矛盾之處。憲法第136條文列明:“所有在聯邦政府服務的同等級的人,無論他來自哪個族群,都應該根據他們受聘的條件,獲得平等的對待。”

憲法第8(2)條文也闡明,除非憲法授權,否則任何含種族、宗教、血統、性別歧視的措施皆不被允許。

針對憲法條文間的矛盾與不確定性,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阿茲米(Azmi Sharom)曾在其〈Broken Promises:The Malaysia Constitution and Multiculturalism〉一文中提出解答。他重新閱讀我國在建國之初,各領袖制定憲法時的歷史資料,發現馬來人可享特殊地位,主要是因為當時的 馬來人在經濟上呈弱勢,因此需要扶持。他也從歷史資料中發現,當時的政治領袖無意讓馬來特權長久維持下去。他進一步提出,馬來特權更因“新經濟政策”以及 “國家宏願政策”進一步鞏固,演變成不可被剝奪的權利。阿茲米提出的論據與說法極具道理,憲法的最終目的是保障各民族享有公平、平等的待遇,而不是保障某 一種族持續享有特權。

因此,我們只要重看憲法,便會發現憲法裡的平等、公平之理念,與我們今日身處之馬來西亞顯得尤其格格不入。執政者在施政過程中對憲法的扭曲,以及他 們所實行的不公平政策,更與《世界人權宣言》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背道而馳(身為聯合國會員國之一的馬來西亞理應尊重這項宣言)。

如果政治人物持續扭曲憲法提倡公平、平等的理念,則抵觸首相納吉提出的“一個馬來西亞”理念。欲消除各種族間的隔閡與認知差異,有甚麼方法比取消不公平政策、平均分配國家資源來的直接及有效?

http://opinions.sinchew.com.my/node/30813

《聰明的定義》

24

最近國內發生的“學校推銷聰明藥丸”事件,令人乍舌。據報導指出,這種藥物能改變小孩的行為,具有讓孩子變得更聽話、更勤奮等等神效。

“聰明藥”為何可以吸引家長購買?當家長樂意掏錢購買標誌著“聰明”二字的藥物給孩子吃時、當學校幫助推銷此類藥物時,這起事件也許就不再是賣假藥那麼簡單。

學生或許沒有分辨藥物的能力,可是受過教育的師長卻成了該藥物的推銷員,而某些家長還支持購買,相信藥物能幫助孩子在考試中獲取優異的成績。家長與師長推波助瀾的舉動,無疑是想學生考獲好成績,而欲考取好成績,則必須先讓孩子變聰明。

對很多人來說,學生聰明與否是以他在學校的考試成績作為標準。如果該名學生的各科目上都考獲成績優異時,他就會被歸類為聰明的學生,甚至是好學生,殊不知一名學生的好壞其實並不能單以成績來衡量。

針對我國填鴨式的教育制度,已有許多人作出批評與建議,但教育制度的問題仍不見改善,考試分數仍然大行其道,成為孩子們被認可與否的唯一途徑,也決定了該所學校在國內的排名——或許這便是聰明藥能夠順利推行的原因。

教師與家長應該清楚知道,學生是不可能吃下幾顆藥丸以後,便能考取好成績。而一個孩子聰明與否,也不應該由成績來決定,亂吃藥更可能會導致孩子們的健康出現問題。

香港作家李碧華寫過一本名為《聰明丸》的小書,全書以長短句的形式記錄了作者對生活大小事物的思考與回答。相信一個孩子聰明與否,應該也是從他對身邊事物的思考與回答來作判斷,而非成績。若過度重視考試分數以及考試成績的風氣不改,相信類似的事件將陸續有來。

http://opinions.sinchew.com.my/node/299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