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的玩樂主義

Image

大選的號角吹響以後,政黨與候選人紛紛展開了各自的拉票行動,登廣告、拍視頻、上傳親民照片等等,務必使到自己的良好形象更為突出,以讓自己的勝算多添一籌。

 

大選提名日以後,讀報突然多了一層樂趣,因為報章開始“連載”馬華刊登的一連串政治廣告。這些廣告佔據了整個版面,所呈現的內容與視覺效果既簡潔又醒目。

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廣告上大字標明:支持行動黨就是支持伊斯蘭黨。大字之後就列出了把票投給行動黨以後所帶來的影響:一、從此不會再看到演唱會;二、沒有女藝人;三、沒有戲院;四、沒有派對;五、沒有娛樂;六、沒有國外藝人。

這一則廣告至少帶出了兩重意義:一、馬華意識到華人票多數會投給行動黨,不斷放大行動黨為華人帶來的“禍害”;二、馬華認為馬來西亞所有的華人都是玩樂主義者。

我們的確不能否認我們需要娛樂來調劑生活,但以娛樂為由而要求人民把票投給你,不只意味著自己 在本屆大選中拿不出制勝法寶,還侮辱了選民的智商。這則廣告其實間接將所有的華人歸類為玩樂主義者,玩樂大過天,如果換了政府的話,我們將一夜間失去種種 娛樂與開心的元素。這種將玩樂與娛樂無限放大的策略真讓人啼笑皆非。

此外,馬華的武吉免登國席候選人顏駿任開始在網絡世界爆紅。這位愛唱歌的候選人誠意十足,錄製 了包括廣東、福建、客家、英語、馬來語以及印度語歌曲的唱片,與選民分享,以拉近彼此間的距離。然而,他的“奇招”卻只有純粹的娛樂性,並再一次表現出馬 華似乎以玩樂與娛樂作為拉票的工具。顏駿任在網上流傳的一個類似競選宣言的視頻,其實更像是一位剛發片的歌手的宣傳短片,旨在宣傳新唱片,而非治國良策。

馬華這種將娛樂放大的宣傳模式,似乎有意將華人導向“娛樂至上”的重要性。他們或許忘了人民手中的一票是投給國家未來的人文、經濟、發展以及建設,而非娛樂與玩樂。

2013-04-24《星洲日報。言路》

2013-04-25《世華媒體。名家評論》

憲法真正的精神

Image

前些日子讀書,偶然翻到關於聯合國《世界人權宣言》的論述。宣言第1條文列明:人人生而自由,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。

民政黨中委劉華才不久前指出,華人與馬來人之間,在8項課題存在著差異,這8項課題包括公平、政府工程、政府資助、30%股權、教育課題、伊斯蘭、愛國和種族和諧。華巫二族所產生的認知差異,正透露了政府在施政過程中所出現的偏差,而產生的不公平對待。

華裔會產生報導中的認知差異,最大原因便是來自於政府對於“土著”的保護。馬來人享有的各種津貼以及支助,都是其他種族所不能享有的,而馬來人能夠 享有種種特權,主要是依據《馬來西亞聯邦憲法》第153(1)條文:國家元首有責任維護馬來人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原住民的特殊地位,其他族群則需依據本條文 規定的合法權益。

然而,當我們細讀憲法時,卻會發現其中存在的矛盾之處。憲法第136條文列明:“所有在聯邦政府服務的同等級的人,無論他來自哪個族群,都應該根據他們受聘的條件,獲得平等的對待。”

憲法第8(2)條文也闡明,除非憲法授權,否則任何含種族、宗教、血統、性別歧視的措施皆不被允許。

針對憲法條文間的矛盾與不確定性,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阿茲米(Azmi Sharom)曾在其〈Broken Promises:The Malaysia Constitution and Multiculturalism〉一文中提出解答。他重新閱讀我國在建國之初,各領袖制定憲法時的歷史資料,發現馬來人可享特殊地位,主要是因為當時的 馬來人在經濟上呈弱勢,因此需要扶持。他也從歷史資料中發現,當時的政治領袖無意讓馬來特權長久維持下去。他進一步提出,馬來特權更因“新經濟政策”以及 “國家宏願政策”進一步鞏固,演變成不可被剝奪的權利。阿茲米提出的論據與說法極具道理,憲法的最終目的是保障各民族享有公平、平等的待遇,而不是保障某 一種族持續享有特權。

因此,我們只要重看憲法,便會發現憲法裡的平等、公平之理念,與我們今日身處之馬來西亞顯得尤其格格不入。執政者在施政過程中對憲法的扭曲,以及他 們所實行的不公平政策,更與《世界人權宣言》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背道而馳(身為聯合國會員國之一的馬來西亞理應尊重這項宣言)。

如果政治人物持續扭曲憲法提倡公平、平等的理念,則抵觸首相納吉提出的“一個馬來西亞”理念。欲消除各種族間的隔閡與認知差異,有甚麼方法比取消不公平政策、平均分配國家資源來的直接及有效?

 

2013-11-28 《星洲日報。言路》